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2021-02-01 09:51:02

情感故事

->>>紧追不放的恶梦,颠覆曾深信不疑的世界。

【灵能侦察I】在结束时开始(翻修版)

By喵芭渴死姬

17.呼之欲出(一)

时间回到前一夜。

尤尔平复了心情后,想起自己差点溺毙的遭遇,顿时也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,便联络约翰表明想去医院陪对方过夜,但约翰以病房的躺椅不舒服为由,要他好好在家休息,在不敢说出真相的情况下,他只得硬忍了下来。

他苦恼地犹豫良久,见夜越来越深,室内温度也逐渐降低,阵阵寒意爬上背脊。他环视空无一人的四周,莫名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,这个念头一起,心里就更慌了,最后他匆匆抓了件换洗衣物就往外奔逃,决定叫车到附近的旅馆住一晚。

电梯自然是不敢再坐了,他紧张地扶着栏杆往楼下跑,嗒嗒脚步声在空荡的楼梯间迴响,好似自己正被谁如影随形地跟蹤,让他心惊胆跳不已,生怕又出现什幺惊魂变故,直到他坐上计程车往目的地驶去后,才如释重负地鬆了口气。

先求今晚能安然度过,其他的事,明天再想办法吧。

晕黄的街灯一盏盏照过满腹愁思的脸上,未曾发觉,身边未繫好袋口的背包里,隐隐闪过一道青铜色的光芒。

三星半的旅馆虽不如家里舒适,却好过被不知名的力量捉弄,连夜的受惊早令尤尔身心俱疲,便也顾不得那幺多,直接倒床睡得不省人事。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意识朦胧间,耳边隐约有些窸窣声,他翻了个身想继续睡,却听见清脆的叮噹声由远而近,接着似有什幺东西跳上床走来,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就贴上脸颊不停舔吻。

「嗯……莫莉,让我再睡一会。」他不耐地推开对方,将脸埋进棉被里,几秒后才反应过来,他不是一个人在旅馆吗?怎会有人舔他?莫莉又是谁?不,刚讲话的声音也不是他!

小东西很快又黏过来磨蹭,他只好睁开眼起身摸摸牠,「好吧,好吧,真拿你没办法。」

原来是只小博美……呃,为何他无法控制身体?

眼见自己掀被下了床,踏着冰凉的地板往房门走去,尤尔错愕地发现此刻的身体像被别人操控般,完全不照自己的想法行动,视线所及之处也不像他下榻的旅馆摆设,直到双脚踏进浴室,他才赫然惊见梳妆镜中的人居然不是自己,而是另一张也有双漂亮碧眼的脸蛋。

细緻的肌肤吹弹可破,金色的飘柔秀髮随意垂散在肩上,穿着轻薄睡衣的身材性感姣好,还……还有对挺翘的乳房?天!他怎幺变成女人了?

他傻眼地瞪着镜子,彻底凌乱了。难不成他赶上最流行的魂穿?还是性转魂穿?不啊!

就在思绪差点暴走时,一个名字忽然闯进意识里。

艾琳?对了,如果那金髮女鬼的脸恢复正常的话,不就是长这样吗?他怎幺跑到艾琳身上了?不,艾琳已经死了,难道他又感应发作?但不是说他离开家就好了吗?

此刻,尤尔已不知如何是好,无论他怎幺试着脱离掌控都徒劳无功,最后只好放弃挣扎,自我安慰地心想,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,至少比被吓得半死好。

一旦抱了这个想法,他反倒静下了心,打算好好观察对方到底想让他看什幺。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艾琳一天的作息很简单,几乎跟他一样,看电视影集、玩单机游戏、陪莫莉戏耍、与心爱的丈夫传些甜蜜简讯。

大概是附在艾琳身上的缘故,尤尔能清楚感受艾琳对亚伦的深切爱意,又想起女鬼对丈夫谋杀的指控,不免有些感慨。被心爱的人背叛杀害,也难怪要变成怨灵了。这幺一想后,他对艾琳的恐惧就没那幺深了,反而有了许多同情。

这时,艾琳走进厨房打开柜子,似乎想拿什幺,却不慎碰到两个小瓶子,其中一瓶滚出柜子落在地上,没关严的盖子就这幺被撞开,里头的浅黄色药丸因而洒了一地。

尤尔发现那药丸似乎跟自己服用的综合维他命很像,但维他命这东西本来就不是只有谁才能吃的,所以他很快就没再多想,但接下来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他与艾琳的预料。

「莫莉,你这调皮鬼!」忙着捡药的艾琳来不及阻止贪吃的小狗吞下一颗维他命,她示威性地兇了下,便继续收拾残局,反正只是一颗综合维他命,应该不至于有什幺问题吧。

谁知道,不过一小时,莫莉竟在一声悲鸣后,倒在客厅的地毯上激烈抽搐。

「不!怎幺会?」艾琳惊慌地看着爱犬痛苦挣扎,但惯于全权依赖丈夫的生活,让她失去应对危机的能力,最后她只能抱着渐渐失温的莫莉无助哭泣。

「那不是维他命吗?为何莫莉才吃一颗就死了?该不是有问题吧?」艾琳在电话里对丈夫哽咽哭诉,无法接受这突来的变故。

『宝贝,那是我亲手帮你挑的维他命,怎会有问题呢?也许是莫莉对里面的成分过敏…….』

话筒里的耳熟嗓音让尤尔一愣,随即转念心想,声音相似的人比比皆是,不足为奇吧。

艾琳跟丈夫说完电话后,伤心地将莫莉放在牠最爱的小床上,走进书房想找出电话簿为爱犬联络一家最好的宠物葬仪社。当她在书柜与抽屉间不停翻找时,尤尔无意间瞥见一份人寿保险的签单,受益人写着亚伦・道格拉斯,签单者则是艾琳自己。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难道亚伦谋害艾琳就是为了诈领保险金?

这个推测让他感到心寒,怎幺会有人为了钱去杀害身边的人呢?此时,他对艾琳的所有害怕与抱怨已蕩然无存,只剩下满心的怜惜与同情。

也许艾琳缠着自己是希望他能帮忙抓到兇手吧?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决定用心看下去,倘若这样能帮助艾琳安息的话,那他出点力也无不可。

但他没想到的是,这幺一个转念,竟也翻转了他一直深信不疑的世界。

「亚伦!」

艾琳哭红眼地扑进丈夫怀里寻求慰藉,但尤尔却晴天霹雳地瞪着眼前的男人。

这、这个人……怎幺是?

约翰?亚伦是……是约翰?

不,也许是双胞胎?或是……或只是长得像?

可惜,这个亚伦不论口音、谈吐、动作……所有一言一行,甚至是每个细微神情,都与他朝夕相处的约翰一模一样,让他如被泼了桶冰水不住颤抖,如果他能控制身体的话。

倘若刚只是一点点磨灭尤尔的侥倖幻想,那接下来的发展,则是彻底打破他仅剩的希望。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夜里,艾琳感觉身旁的些微动静,便醒了过来。自两个多月前患有严重的失眠问题后,她便每夜服用亚伦为她调配的助眠药与维他命,除了今晚。

不解丈夫半夜悄悄起床为何,她轻手轻脚地循声下楼走进厨房,却见亚伦正将她平日服用的药从瓶子倒出来,再装入新的药丸,颜色虽看来一样,但她直觉知道那是不同的东西,便好奇地出声询问:「亚伦,你在做什幺?」

亚伦动作明显一顿,语气似有些讶异,道:「你没睡着?」

「你一起来,我就醒了。」见亚伦依旧不解,艾琳略感心虚地解释:「我下午打给兽医问莫莉的事,他说一颗维他命不可能会致命,建议我把药送去检验,所以我今天没吃药,打算明天寄过去,但怕你不高兴才没跟你提。」

她看着亚伦手中的药丸,油然而生一股怪异感,「你在做什幺?为什幺要换药?」

闻言,亚伦的眼神有一瞬冷却,随即淹没在一片柔情中,「我担心是这些药过期或受潮坏了才出问题,所以想帮你换新以防万一。」

这解释挺合理的,但艾琳怎幺听都觉得不对劲,为何要趁她睡觉时才换?为何亚伦发现她没睡会如此惊讶?为何丈夫依旧温柔的笑容里似有什幺东西变了?

突然间,一个念头闪过艾琳的脑海,近来她总是无端感到胸口闷痛,头晕目眩,呼吸不顺,而她从小身体较虚,偶有些毛病不时发作,故未曾将这些异样放在心上,但此刻一细思,才意识到这些症状似乎是从服药后开始频繁起来的?

这个想法让她顿时不安了起来。她心慌地打量面前的男人,才惊觉亚伦看似柔情的眼底,竟有一丝深不可测的寒意,不禁有些发颤地问:「那些药是什幺?」

「安眠药与综合维他命啊。」亚伦放下药瓶走来,依然笑得温柔,「宝贝怎幺了?」

「你骗人!」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没想到自己竟会蠢到现在才发现那笑容背后的冰冷,艾琳慌乱地倒退几步,企图逃离这笑里藏刀的男人,却不想,这初知真相的莫大恐惧、愤怒与震惊,竟让本就脆弱的心脏忽然绞痛了起来,一如她此刻的心碎。

「宝贝,我这幺爱你,怎会骗你呢?」察觉她的异样,亚伦脸上的笑意越加明显了。他一个快步抱住艾琳,「乖,很晚了,吃了药就睡吧。」

「不要!放开我!」艾琳用力推开亚伦,却在转身时脑袋一晕,浑身像失去力气般颓软。

亚伦连忙扶住她,柔声说:「不舒服就早点睡吧,跌伤了自己,我可会心疼。」

艾琳痛苦地紧抓胸口,睁大双眼瞪着亚伦,过于强烈的惧意使心脏收缩越加剧烈,让她痛得无法呼吸,即使张口大力吸吐,也无法舒缓逐渐夺去意识的剧痛。

「宝贝别怕,好好睡,一切有我。」亚伦抱起无力喘息的她走上二楼,低声呢喃的爱语仍充满宠溺,就像一个完美的丈夫正在轻哄心爱的妻子入睡。

「我说过要让你一生幸福的,呵。」

听着曾以为真爱的许诺誓言,无助的女子陷入绝望的深渊。眼角滑落的最后一滴泪珠,是她对这虚假爱情的痛诉,是她对这温柔兇手的怨恨。

当温热的清水淹没一条正值年华的生命时,艾琳心碎地闭上了双眼,但另一缕观望这一切的灵魂却没有。

与泪水交融的摇曳水波中,尤尔呆若木鸡地望着亚伦和约翰一模一样的脸,同样的温柔微笑,同样的柔和嗓音,同样动人的甜蜜言语,同样令他深爱的柔情眼眸,竟透露出宛如完成一项绝美艺术的愉悦光彩。

这……只是一场好笑的梦吧?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抱着同样绝望的心情,尤尔也缓缓阖上眼,任由意识在漆黑水流中逐渐消逝。

⊛⊛⊛⊛⊛⊛⊛⊛⊛⊛⊛⊛

后记:

揪竟长得像约翰的男人素随勒?(发音#

话说,我一直很不敢自己一个人住饭店,死活都要抓人陪住,因为怕有阿飘(俗辣#

独吓吓不如众吓吓,绝对不能只有我看到阿飘!!!(想太多####

【下篇预告】《呼之欲出(二)》:小育侦探一日体验,小黑再挖真相(#字数约五千字,预计礼拜四或五早上发。

如果各位看得还满意的话,欢迎请在留言板踩个脚印喔~♥

★【灵能侦察N部曲】

第一部:在结束时开始

第二部:渡入魔途

深夜徐老师是谁?_深夜发媸写过的小黄文

第三部:暗境重生

外传、后传……陆续中(#

也欢迎追蹤噗浪和FB粉丝页>////<

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sakuhyde

FB粉丝页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eowbarksky

IG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meowbarksky/

by喵芭渴死姬/初版:11.09.2013/二版:06.04.2017

相关阅读
皇帝把妃子压住_皇帝把妃子的肉给大臣吃

浮云一醒来就强烈的感受到自己本体碎片的气息,瞬间把刚起床的迷糊给一扫而尽。循着气息,发现竟然是从渊澄的房间里传出来的。浮云这脑子哪里转得过来,虽然不知道为什

把妃子煮了赐给大臣吃_皇帝把妃子的肉给大臣吃

坐在供满食物的祭台高处,焰华盘腿撑着头,冷脸看着眼前络绎不绝的人类们,心中百般烦躁。这里是火神庙,是当地村民供奉火精灵的场所,是讚美火焰的伟大,也是敬畏它的伤害,并

把自己妃子煮了吃_大王把爱妃的肉分给大臣吃

太上老君左看看又看看浮云,没忍住的笑了出来,笑了一声看见天帝在,又看见浮云脸上生气的神色,又把接下来的笑声憋了回去。憋得满脸都是褶子,虽然脸上褶子本来就不少。“

让我再爱一次林悠然_番外(林悠然)

卡文卡得脑子疼我太菜了土下座延续上篇可能还有几千字ooc预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略带着茧的手包裹上滚烫的柱身,热流从下而起,把快感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这

重生60年代锦鲤宠文_嫁给宠文女主她哥

江信思考了很久。 他还不明白爱是什幺,但他无比确定的一点是,他已经无法离开本丸的大家了。 经过三年的朝夕相处,他们已经彻底融入了彼此的生活。 在本丸

黑人太大了不要456_第一次接黑人嫖客过程

知蜜立即嚷了起来,“我哪敢留她在门内!你也说她水灵了,你难道不知,她是爹娘给你的通房丫鬟!”谈予魈大约是哑然了片刻,才回知蜜,“该……不会吧?”“怎幺不会,我亲耳听爹娘

最强修真农民工_被九个农民工强

「我说妳这回长途征战,可是要跟着那月落一起?」秦时予问道。「对。啊,说到月落,他的手伤怎样?」锺玉娃吃吃窃笑。「处理得很好,以后可以使刀使剑没问题。妳干嘛问本神医

三年级作文小黄狗_小黄狗的短文

谁能告诉遥知蜜,为什幺这家伙能入得这小铃木秘境! 不是说修为过高不能入得这边吗? 啊!骗子! 见知蜜愣愣的,朱宿子便吃吃笑了,他笑时候还掩面,只那双星檀般的诱人双眸

女士去泰国做spa_到泰国女性做spa高湖

萧凌一回到房里,就是雀跃的在床打滚尖叫见到偶像了!!!啊!偶像真高冷!!偶像是个大美人!!!至此时,韩子辰还不知道,他的脑残粉,又不声不响地增加一人韩子辰正坐于床中,吞吐天地灵气

妈妈为我生个女儿目录_妈妈不行你太小了

整节课我都心不在焉的,因为一想到我校花的名誉被花诗抢走,我就整个提不起劲来,烦死了!搞什幺嘛!「真萍……」我正想找真萍聊天打发时间时,她却起身走出教室,好像没听到我

乡村小说©2019

uhttp=https,httpty=https,uhttp=https,httpty=https,uhttp=https,httpty=https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