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三竟然是我自己

2021-01-31 18:01:54

婚姻

小三竟然是我自己

我叫林娜,是一个三十八岁的家庭主妇。

我的丈夫张良,是一个四十岁的公司职员。

我记得,我们曾经刚恋爱那会儿也是非常甜蜜的,可是好像我们之间就变了,但好像也没变。

门被打开了,我坐在沙发上,看着外面进来的张良走得踉踉跄跄,他和我说他今晚又去应酬了。

我在家烧好了饭,一直等他到很晚才回来。

“老婆!”

我看到张良的脸上很惊讶,是没有想到我会等他等到那么晚吗?

我起身走过去,抱住张良那具已经发福的身体,恍惚间我好像想起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我扶他到沙发上坐好,把饭盛了一些给他,我有些心疼他为这个家的付出:“老公,吃点饭,应酬的时候别关顾着喝酒。”

他推开了我的手,迷迷糊糊的喊着:“没事!老婆,我赚钱养你一辈子!”

这句话,好久没听到了,上一次听到是在什么时候呢?

我想不起来。

但是想不起来没关系,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暖暖的。

我看到他闭上了眼睛,应该是累到困了,我便帮他把衣服换了,擦洗了一番,因为他太重了,我实在挪不动,只好让他在沙发上委屈一晚。

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我把他的枕头从房间里拿了出来,又拿了一张很厚的毯子出来,盖在他斜倒的身上。

听到他打起了呼噜,我不禁笑出了声:“明明和我说过不会打呼噜的。”

我把饭菜收了收,放到了冰箱。

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就看到沙发上已经没有人了,但是冰箱上却有一张便利贴,便利贴上写着几个字。

早餐在冰箱里,有你喜欢的牛奶加吐司面包。

我很喜欢他的这种小细节,哪怕是结婚那么多年了,他还是那么细心。

等我吃完了早饭,我就把自己收拾了一下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我好像不认识了。

那张脸上有许多的皱纹,脸也变宽了许多,眼底有着几道乌黑。

我想到昨天刚跳完广场舞回来的隔壁杨姐,明明比自己大的年纪,可是却看起来就像年轻十岁一样。

我把头发盘起来,背上了一个虎皮条纹包

我真的觉得这个包挺好看,可是昨天听到杨姐的女儿和她的同学在公园里玩的时候,说我的包很丑。

说我的穿着也很没有品味,我转了个圈,却觉得很好看。

虽然我的身材已经走样,可我却始终相信自己的眼光和穿衣品味。

今天要去医院,我前几天就预约好了医生。

因为我年轻时,有一次不小心意外流产,后来没有恢复好,留下了病根,导致我的身体不好。

一直以来都没有怀上,这件事在我的心底压了很久,几乎成为了我的一个心病。

好在张良及时疏导我,告诉我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。

张良是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孩子,他是一个孤儿,无父无母,他和我说遇见我就是最大的幸运。

没有孩子其实也挺好,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忍受生孩子的痛苦。

后来的我才知道,其实张良偷偷背着我去体验过男性分娩实验。

他也算是尝试了一回生孩子的痛,所以不想让我生。

但是我现在不知道,我很想给他生一个孩子。

不管是男孩也好,女孩也好,我觉得那都是我和他爱情的结晶。

到了医院,我见到了医生,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。

最后得出了结论,医生说:“你本来就是属于不受孕的体重,并且还流过一次产,很难在怀上孩子。”

我不甘心,我问医生:“一点几率都没有吗?”

医生也不敢确定的答复我:“你好好养好身体,虽然你这个年纪怀孩子有点艰难,但是也不是不无可能。”

我心里知道医生是在暗示我说我已经怀不上了,可是我当时好像只能听到他说的那句不无可能。

我回到家后,想到那句话就拿出了手机,我打开了桃宝,脑子发热的在上面逛起了婴儿用品。

我偷偷的下单了几件,心里暗示告诉自己万一怀上了呢!

还有孩子的纸尿裤,婴儿车,玩具等等,我都下单了。

那个事情我真的就以为我一定会有孩子,会有一个天使用着奶声奶气,口齿不清的喊着我嘛嘛,喊着张良爸爸。

张良今天晚上回来的早很多,他看到我很高兴,于是就过来问我为什么那么高兴。

可是我不想告诉他,我要让这件事成为一个惊喜,我去给他做饭了。

身为一个好老婆,好妻子,我会在张良的身后料理好他的家事。让他回来不饿肚子,让他可以在辛苦工作后可以舒舒服服的看电视放松,让他每天都可以穿到自己亲手洗的衣服。

我想,我真的很爱他。

饭桌上,我往他的碗里夹了很多肉,他喜欢吃肉,我就每次买菜都买很多肉回来,把他喂的胖胖的。

他笑着给我夹了我喜欢的南瓜和蘑菇,对我说:“老婆,我明天要出差,等出差回来就升职。”

我的心里听到他要出差其实心惊了一下,但是看到他笑得那么满足,说可以升职的时候我也就压下了心底的惊悸。

我点了点头,想到他要离开我几天,扯出了一条笑容:“那很不错呀,出差的就你一个吗?”

张良要要头,他一边夹菜一边说:“还有公司的一个女员工,刚好她刚来公司带带她。”

带带她?

怎么带?

张良以前也出差过几次,为什么就这回要带女员工去。

我让自己冷静下来,扒了几口饭也没怎么说话,张良好像也在自己想一些事情,反正接下来的气氛都比较安静。

张良吃完饭后就去沙发上躺着看电视,我把碗拿去洗了。

“啊!”伴随着一声碗落到地上碎掉的声音。

张良猛的就冲进了厨房,他看到我蹲在地上,抓起我的手,焦急的皱着眉头问我:“除了手指还有伤到那里?”

他这个慌张的模样,我好像以前也见过,那是很久以前了。

那时我被书本页划伤,他也是这样很慌张的过来问我怎么这么不小心。

那时很久以前的事了,。

我摇摇头,张良把我带出去,拿出医药箱里的药水给我消毒,然后贴上创口贴,温声道的:“你在这给我坐着,碗我洗。”

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:“谢谢老公!”

他宠溺地摸摸我的头,笑着说:“夫妻之间说什么谢谢!”

我有些害羞的低下头,就像年轻时我们刚谈恋爱那时一样。

说起来,我是张良的初恋。

张良也是我的初恋。

我们的爱情是从校园到婚纱的那种。

我其实很幸福,虽然张良没有买大房子给我,但是我也觉得这个小出租屋挺温馨的。

虽然他没有豪车,可是他有小轿车、电动车。

我觉得现在的生活也挺好。

......

张良出差了,我在家其实挺无聊的,但是我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养多肉。

阳台上有好几盆多肉,每年我生日的时候张良都会送我一盆多肉。

我也问过他为什么,可是他却给我搪塞过去了。

因为这事我还和他冷战了几天,但那是我单方面的。

张良这个人真的很好,我真的很喜欢他,我把他的名字写满了我的整个青春。

这个很普通的名字,他的主人却让我喜欢了好久好久。

张良和林娜真的很般配,天造地设。

最近天冷,多肉被我移到了室内,有太阳出来时我会把他们移出去晒晒太阳。

顺便和多肉一起晒晒太阳,太阳很暖和,我空闲的时候就在一边织着围巾。

我给张良每年冬天都织一条围巾,和他在一起几天,他就有几条围巾。

他冬天每天都要戴围巾出去。

这天上午,我陪着多肉晒太阳,围巾已经快织到尾端了。

我想着今年的这条围巾特别一些,就在底端用针缝两个字,缝上我的名字,宣誓我的主权。

张良是林娜的。

林娜要一辈子把张良围着,不让他离开。

我远远的就看到有个黑色的身影出现,他后面拉着一个行李箱,脖子上戴着是去年我织的蓝色的围巾。

我放下手上织的围巾,小跑过去抱住他的大肚子。

他带着眼镜,眼睛后面的眼睛笑的都眯起来了。

“老婆,想我没?”

我疯狂点头:“想!”

不需要多余的话,我们俩进了房间。

......

晚上的时候,我拿着一堆衣服,张良在外面帮我把多肉收起来。

他的衣服里面有一件很贵的,是通常要去参加正式场合的,不能机洗,所以我每次都会帮他手洗。

我把衣服泡在水里,刚要洗领口,就发现了一些红色的印子,我有些不解:“这是......口红印吗?”

可是刚刚和他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亲他的衣领。

我怀疑是自己想多了,赶紧洗干净。

就翻出了一根口红,那根口红一看就很贵,这个牌子可是大牌。

这一根口红的翻出,仿佛就印证了刚刚那个红色的印子就是口红印。

我的心在那一刻好像不知道怎么跳动了,张良......是出轨了吗?

我听到敲门声,转头一看,是张良的脸,他的视线射下来:“我刚刚忘记告诉你了不要洗这件衣服,里面有我为你出差时买的口红。”

为我买的?

这一刻,我差点吓哭了!

我还以为他出轨了!

我猛地抱住他,紧紧的不敢放开。

他拍拍我的背,安慰我道:“你是不是乱想了?别乱想,我爱的只有我老婆一个,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。”

我承认在这一刻听到这样的话,很大的安抚了我的心。

我平复了心情,把他推了出去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赶紧出去,我给你洗衣服。”

他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,乖乖的出去了。

......

这几天,我发现张良每天都回来的很晚。

他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,让我不要等他,自己早点睡。

我说没关系,可以等他。

可是他没有在回复我了。

这是怎么了?

有一次他回来的时候我就问他,他说他每天都很累,想要休息了,我看他这样也不好意思在问下去了。

他去洗澡了,手机就放在大厅的桌子上,亮了起来。

我想忍住好奇心不去看,可是又想到都是夫妻有什么不能看的。

于是我把手机拿过来,看到了上面的信息。

是一个备注王茉莉的人发来的,信息是张哥,明天过来吗?

过来干什么?

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赶紧把手机放了回去,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一直按着遥控器,电视一直换台。

张良过来问我:“没有想看的吗?”

我有点心虚的点头:“嗯。”

“那去睡觉吧,不是和你说了早点睡,看看你这黑眼圈。”

我的黑眼圈。

我低下头摸了摸我的眼眶下边,想起了那天在镜子里的自己。

不可否认,自己已经老了,身材走样,面容憔悴黯淡,声音变得粗糙。

张良是嫌弃自己了吗?

我有些心灰意冷的起身到了房间,把门轻轻的关好。

我想到刚刚张良手机里那个叫王茉莉的,是不是那个女人更年轻,张良是不是变心了。

毕竟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连隔壁的杨姐都比自己好看。

我拿去了我的虎皮条纹包,想起了那天公园里听到的话。

真的吗?

自己的品味其实很差。

过了今天后,我始终对王茉莉这个人心有抵触。

梁江是张良的同事兼好友,有的时候会来家里吃饭。

我像梁江打听了一下这个王茉莉,梁江告诉我这个王茉莉是新来的,家里开了一家花店。

而且这个王茉莉也就是当初和张良一起出差的女员工。

我真的要崩溃了,我看到了阳台的多肉,心里一阵抽痛。

那些多肉,是向王茉莉买的吗?

而这几天张良回来的这么晚,到底是在加班还是......

我不敢想象,但是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张良这几天对自己的冷淡。

有电话铃声响起,我按下了接听,传来了张良的声音。

“老婆。”

我冷冷应到:“嗯。”

“你在家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就好,你可以帮我送一下钱包吗?就在房间里。”

我走进了房间,听他的话翻翻找找,找到了他的钱包。

挂断电话后,我翻了一下他的钱包,发现里面没有多少钱,于是我像想给他塞点钱。

他的工资卡一般都是直接交到我的手上,但是我也不能让他在外面没面子。

我给他塞了五张红色的一百。

我刚放进去,就看到了一张女人的照片掉了出来。

照片里的女人很漂亮,还有一颗小小的虎牙,我舔了一下自己的牙齿,我根本没有虎牙。

这个女人是谁,为什么、为什么张良的钱包里会有一张这样的照片?

是......王茉莉吗?

我翻了一下照片的背面,背面有写东西:你的笑就像茉莉花,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自己多想要和你在一起。

什么!

天打雷劈!

我觉的自己脑子顿住了,整个人愣在原地,张良他真的出轨了!

不是说了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吗?

骗子,骗子!

我当场就想把那张照片撕了,可是我忍住了,我要亲口去问问张良,到底为什么出轨。

我的青春,我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在了他的身上,如果张良不要自己,那就......一起去死吧!

我很冷静的拿了把小刀,放在身上,把照片拿了出来,带上钱包。

我给张良发消息,约他出来公司,可是他不出来,我很正经的告诉他,要是他不出来就直接离婚吧!

反正只要他答应了,我就立马进去拿着刀捅死他。

最后,张良还是出来了。

他是一路小跑着出来的,脸上还带着汗和焦急:“老婆,你干什么,突然提什么离婚?”

他到了和我约定的地方,我冷笑的看着他:“你没有想过吗?”

“我从来就没有想过!”

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

他朝前走一步,我立马退后,惊吓的拿出刀指着他:“你别过来!”

“老婆,你先冷静点,把刀放下!”

“放下?”我笑出了声:“不可能!”

“你这个负心汉,为什么要出轨!你是嫌我生不出孩子吗?还是我变得没有以前好看了,所以你喜欢上年轻的姑娘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张良的目光里满是无奈:“我从来都没有把孩子这件事放在心上,我想要的只有你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过一辈子。”

“你很好看,以前好看,现在也好看,在我眼里你就是最美的。”

我把刀放下来了一点,我仍然不信,问他:“那王茉莉是谁?”

我扔出那张照片:“这就是那个王茉莉吧!你还在骗我,如果你心里只有我,为什么会放一个年轻女生的照片在钱包里,而不是我的照片?”

我真的哭了,为什么呀,张良?

张良将那张照片捡起来,看了好几眼,突然他就忍不住笑了,他柔声道:“你不知道这是谁吗?”

我摇摇头,使劲的握着刀。

张良的手机响起,电话里传来的一道女声,我听不清里面在讲什么,但是那道女声就好像在撒娇一样,很刺耳啊!

张良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我在那一刻直接就忍不住往前冲去。

“噗嗤”!

刀穿过衣料,刺入了皮肉。

......

“这是哪?”张良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,消毒水的味道特别难闻。

我坐在旁边,脸颊上有两道泪痕,最后我也不想让他死。

在刺了一下后,我立马抽了出来,幸好没有插太深,就一厘米左右。

医生说张良是因为劳累过度,紧张而晕倒。

“老婆。”

张良看着我,满目期待,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喝。

我看着他喝完那杯水,深吸了一口气:“张良,我们夫妻这么多年,如果你要和我离......”

我的嘴被他捂住,他很霸道的说:“闭嘴,别给我说什么离婚。!”

他这个语气霸道的就好像以前他和我求婚时告诉我说“嫁给我!”一样。

张良拿出那张已经皱巴巴的照片,上面的图像看是看不出来了,他只好叹了口气打开手机,把手机拿到我面前给我看。

我看到了一个很英俊的男生和......那个照片是的女生。

等一下,那个男生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,就是张良。

张良弹了一下我的额头:“傻瓜,是你啊!”

“可是......可是我没有虎牙......”我摸着自己的脸。

张良笑了:“你不记得了,你自己把牙给磨平了。”

对的,自己有磨牙的习惯,这虎牙好像很久以前就没了。

“那王茉莉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王茉莉?”张良有些不解:“她不就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女员工吗?”

张良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不是吧,老婆,你是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

“她家是开花店的,她妈妈你忘了吗?是你年轻的时候经常去的花店的老板娘。”

“所以......你买多肉......”

张良点头:“你和我初遇就在那家花店,那个时候你笑起来很好看,像朵茉莉花一样,我就喜欢上了你。”

“你在那家花店买了一盘多肉记得吗?”张良握住我的手:“我就去问老板娘关于你的事,她告诉我你特别喜欢多肉,所以每年你的生日不管送你多少东西,我都会送一盘多肉。”

听完这些,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,有些羞怯的低下来头:“那你为什么这几天对我这么冷淡。”

“说到这我就来气,还不是我那上司,天天让我加班,但是我一想到要赚钱养你一辈子,就动力十足,但是一会到家就累的半死!”

我暗暗低着头笑了,原来闹了半天,小三居然是我自己。

“对不起!老公。”

张良把我抱紧:“不怪你,让你乱想都是我的错。”

......

解除了误会,接了张良回家后,我自己也好好想了一下。

我发现还是我太闲,每天窝在家里,想七想八,胡思乱想。

所以我也找了一份工作,这样我们夫妻俩都赚钱,一起养起这个家。

一年后,我发现了一个好消息。

我怀孕了。

这个孩子就好像是幸运的果实,上天在眷顾着我。

张良告诉我,遇到我是他这辈子最到的幸运。

我,又何尝不是呢?

太甜的手指
太甜的手指  VIP会员 一个喜欢写文的默默无闻的小透明,谢谢你怎么可爱好看还来看我。QQ:2484361477

小三竟然是我自己

相关阅读
有时婚姻很残忍

扪心自问,王凯真的爱她吗?她只不过是在他贫穷时候没有选择的选择罢了。 袁晶这两天丢了魂似的。 昨天去超市里买蔬菜水果,竟然空手回家,今天被老师打电话告知,小博作业没交,小博电话里委屈巴巴地说,“妈妈,昨晚你让我先上床睡觉,你说帮我把作业装进去的。” 袁晶想起来立马跟老师道歉,老师客气道:“小博写了就好,下次不要再忘带作业了,还有……小博妈妈,不要什么事都替孩子做,小博的独立性很差。” 袁晶的心像被

婚姻到底幸不幸福,上床后就能见分晓

1.产房里窥真情产房内外,可看清人情冷暖!还记得那个进房产时递给医生纸条的孕妇吗,纸条上写着:无论外面那些傻逼说些什么,都要先保住她。可见生产实乃女人人生一大关

结婚六年,我终于提出了离婚

婚后六年,我好像更爱先生了。 夜深了,先生还没回来,静谧的客厅只有我在不知疲倦的等待着他,望着墙壁上的钟,看着秒针缓缓滚动,心里的苦渐渐蔓延开来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先生开始习惯晚归,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开始逐渐厌烦这个家。 也许六年的婚姻已经磨灭了他对生活的热情,剩下的只有乏味,渐渐的……与我越来越远,直到形同陌路。 这样想着,眼里的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,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反倒越来越容易伤感,越

社会“毒打”

可以叛逆,但要懂得思考叛逆的后果。我 年的,从小就爱幻想。 小时候幻想自己长大了要做什么什么工作,一定要给自己定个目标。 可惜,现实是我连高中都没考上,只好听班主任的建议去读了幼师专业。后来觉得班里都是些女生,整天勾心斗角烦得很,再加上家里负担太大,不想给爸妈压力,就主动说,让弟弟读下去,我就不上了。 刚出学校的我,很天真,认为不用学习做什么都好。 经做寒假工的同学介绍,去了一家火锅店做服务员,

如何处理婚姻中的冷暴力 夫妻冷战解决方式

婚姻是一场漫长的旅程,俩个人从相遇相知相爱,步入婚姻的殿堂并不是一件易事。从爱情进入婚姻之后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,有的人懂得处理懂得维系婚姻,才可以相守一生,可

月明:谁还没点过去啊

月明总想,有些事,与其让他被自己强迫性的接受,不如让他自己去化解。国庆节,月明带着父子两个回娘家。 没进屋就听到家里传出热闹的声音,进门一看,果然。大姨全家都来了,大大小小十多人。 三个五到八岁的小公主看到萌萌哒的一诺:‘’小诺诺,叫姐姐。‘’ 一诺淡定地说:‘’姐姐好。‘’ 四个孩子闹成一团。 表姐夫郭礼文站起来冲钱昌安点点头,表姐文婧也站起来:‘’来,小钱你坐这。‘’并向月明走了过来:‘’我们

被男人宠爱的女人类型

当年这两口子可是爱情的楷模啊,如今徐峰也这样跟肖晴说话了? 肖晴跟老公是大学同学,一毕业就结了婚。 徐峰早肖晴一年毕业,他成绩优秀,人又勤奋,等肖晴毕业时,已在公司做到了业务主管。 肖晴也不逊色,毕业后留校任职,两个人琴瑟和鸣,感情又很稳定。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已经七年。 徐峰成为副总,更加成熟有魅力,肖晴也褪去了青涩,稳重慈爱,学生们都很尊敬她。 两个人也有了爱情的结晶,女儿活泼可爱。所有人都

年少终究抵不过华年

最亲密的关系,最后因为芥蒂惨淡收场,不是因为不爱,而是因为我们都太累了。朗朗晴空,我们早已不是记忆中那般模样。 “十六岁的云,送给十八岁的你。” 你不知道当我看见刚刚十八岁的外甥女在空间发出这段文字时,我是怎样的心情复杂。多么纯真的爱情,可我们再也回不去十几岁的时候了。 周遭的人走走散散,我们也都不会再感伤每一次的离别。 才发觉这些的我好像已经很难再像从前那样,单纯且长久地喜欢上一样东西了,包括你

执子之手

“离婚?你拿什么养活自己?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跟我谈离婚吗?除非你不想要孩子。” 清晨,苏珊在明媚温暖的阳光中,侍弄窗前的绿萝。 苏珊非常喜欢这种植物,只要阳光温暖,水源充足,就能郁郁葱葱地爬满整片窗台,密密麻麻的形成一种天然屏障物,隔开了窗内外的世界,只剩下缕缕阳光透进房里。 不远处,她的丈夫杰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 杰克躺在一张木椅上,腿上盖着毯子,他所处的那个角落,正是房间里的阴暗处。 他期盼地

婚姻亮起红灯

丢掉尊严的牺牲只能算作践自己,因为没有人会觉得高尚。幸好,一切都在变得更好。 王芸攥着手里的体检单,身子不住颤抖。 那是老公孟家和的,压在书房抽屉最下面。如果不是小区物业要登记业主信息,她找户口本,恐怕…… 医生的字体龙飞凤舞,但是下面的打印结果却清清楚楚写着“肾衰竭”。王芸看着体检单,眼前一片模糊:肾衰竭,那可是要换肾的病!她使劲儿眨眨眼,体检单上的名字还是孟家和。王芸懵了,摊上这烧钱的病,

乡村小说©2019